退不回的衣服

  母亲要过七十大寿了,张岚在网上看中了一件红色羊毛衫,准备买给母亲。经店家推荐,张岚还买了一件蓝色的男款,想着过寿那天让爸妈穿成情侣装。     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,就在生日前两…

  母亲要过七十大寿了,张岚在网上看中了一件红色羊毛衫,准备买给母亲。经店家推荐,张岚还买了一件蓝色的男款,想着过寿那天让爸妈穿成情侣装。
  
 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,就在生日前两天,张岚的母亲溘然病倒,昏迷不醒,住进重症监护室。医生确诊为大面积脑梗,会引起致命的脑水肿,母亲还能不能醒过来,就看有没有事业发生了。得知病情,张岚姐妹二人忍不住抱在一起,失声痛哭起来。
  
  母亲住进医院的第二天,张岚买的衣服准时送到了。
  
  拆开包裹,看到一红一蓝两件羊毛衫,张岚的眼泪不禁又流了下来。母亲喜欢穿新衣服,要是她老人家没失事,看到自己为她买的新衣服,该有多喜悦!可现在……
  
  大姐流着泪说:“张岚,你给妈买的新衣服,就给妈送去,让她喜悦喜悦,但买给爸的那件衣服,却一定不能留,必须退货……”
  
  张岚明了大姐的意思。这两件衣服买了之后母亲就突然病倒,只管完全是巧合,但在人的心理上,难免以为是这衣服带来了厄运。况且在张岚的老家也有种习惯,带来晦气的器械一定要妥善处理掉。父亲的这件羊毛衫,最好是原样退回去。
  
  没想到父亲拿起那件蓝色羊毛衫,爱不释手地看了又看,吞吞吐吐说:“这、这件羊毛衫……很悦目……”
  
  张岚哽咽着说道:“爸,您喜欢我以后再重新买给您,但这件羊毛衫不能留,必须退货。妈现在已经这样子了,我们不想您穿上这件羊毛衫,沾上晦气。”
  
  “可是我真的很喜欢……”
  
  在两个女儿的一再劝说下,父亲不再坚持,叹了口吻,低下了头。当下,张岚在网上申请了退货,然后拿着买给母亲的那件红色羊毛衫去了医院。
  
  母亲依然昏迷不醒,张岚把羊毛衫拿在手上,流着泪说:“妈,明天就是您七十大寿了,我给您买了新衣服,您睁开眼看看,漂亮吧?您快点好起来,穿上新衣服和我们一起回家……”
  
  很快,张岚收到店家的信息,退货申请审核通过了。
  
  买给父亲的那件羊毛衫,张岚从医院回来后就已经装进袋子,放在了茶几上。于是张岚拿起袋子出门,就近找了家快递点,给店家寄了回去。
  
  两天后,张岚接到一个电话,是店家打来的:“亲,您寄回来的衣服收到了。”
  
  张岚说:“收到就好,请尽快放置退款吧。”
  
  “可是,您退回来的衣服错了,不是您在我这里买的那件。”
  
  店家给张岚发来了照片,果真,那是一件颜色相似的夹克,正是父亲的衣服。张岚摇了摇头,一定是由于母亲病重住院,自己这几天悲痛难抑,险些没怎么合过眼,精神都变得恍恍惚惚的,错把父亲的这件蓝色夹克给装进袋子里,退给了店家。
  
  张岚回了家,翻箱倒柜找起那件蓝色羊毛衫来。父亲好奇地问张岚在找什么,张岚叹了口吻道:“我退错衣服了,把您的那件蓝色夹克给寄过去了。爸,您看见那件蓝色羊毛衫了吗?我要重新给店家退回去。”
  
  父亲想了想,说:“那天你把包裹拆开,衣服就放在沙发上,文/一床情书 大文豪鲁迅先生曾说过: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。将这句话改一改放在娱乐圈同样合适,真正的勇士应该敢于直面自己不堪的过去,敢于正视如今的窘境。 近日,著名 ...揭毛宁15年前疑因同性恋被刺事件内幕也没谁拿过,会不会给压到沙发垫下面了?”
  
  掀开沙发垫,那件蓝色羊毛衫果真就在下面。
  
  张岚重新打包,去快递点给店家寄了回去。
  
  一晃又过去了两天,张岚再次接到店家的电话,让张岚意外的是,店家告诉她,退回去的,依旧不是从店肆里买的那件羊毛衫。这怎么可能?寄包裹的时刻,张岚特意把袋子里的衣服抽出来看了一下,确认之后才密封的,怎么还会退错衣服?
  
  再看店家发来的照片,居然是件灰色的羊毛衫!
  
  岂非是店家有意搞鬼?
  
  可是放大了照片细看,包裹上的字正是张岚的字迹,可以百分百确定包裹正是自己给店家寄过去的谁人,而且张岚也认出来了,这件羊毛衫是父亲的。
  
  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?
  
  张岚疯了般跑回家,掀开沙发垫,那件蓝色的羊毛衫赫然出现在眼前!
  
  张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问父亲,父亲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缄默片刻,父亲抬起头来,哆嗦着声音说:“张岚,会不会是老天以为这两件衣服天生一对,不同意让它们离开呢?依我看,衣服就别退了,可不能逆了老天爷的心意……”
  
  张岚心中一动,这件蓝色羊毛衫怎么也退不回去,岂非真的是天意?和大姐商议后,张岚给店家打了电话,说这件蓝色羊毛衫不想退货了,寄错的衣服让店家协助寄回来,邮费自己出。
  
  两天后,张岚经由快递点,老板娘喊住了她,问道:“你母亲生病住院,现在好点了没有?”
  
  张岚一阵黯然,眼眶忍不住红了,轻声告诉老板娘,母亲依然没有醒过来,医生说,母亲的时间不会多了。
  
  老板娘叹了口吻,抚慰张岚说:“生死有命,你也别太悲痛了。上次寄包裹,你前脚刚走,后脚你父亲就赶过来,说你由于悲痛过分,连退货的衣服都拿错了。你自己也要保重身体啊。”
  
  张岚惊呆了,原来这一切都是父亲做的!
  
  面临张岚的诘责,父亲缄默片刻,说:“不错,是我换的。不仅这一次,第一次的蓝色夹克也是我换的。”
  
  张岚不禁流下了心酸的泪水:“爸,我知道您很喜欢这衣服,我准许以后会再给您买,您为什么就不能体贴一下我们的心情呢?我们希望您健健康康长命百岁,真的不想再沾上晦气……”
  
  父亲摇了摇头:“以后再买,我怕买不到一样的衣服了。”
  
  “爸,可以的,这件衣服的名目我已经记下了,我向您保证,以后一定给您买件一模一样的!”
  
  父亲脸上淌下两行清亮的泪水,顽强地摇了摇头,“不会再有一模一样的了。由于它是和你母亲的衣服一起买回来的,以后你们给我一个人买衣服,就算样子没变,但它缺了伴儿,孤孤单单的,怎么还会是以前的那件?”
  
  父亲抹了把泪水,接着说,“我和你母亲一起风风雨雨走过了几十年,说不定这是我能陪同她的最后时光了。红色羊毛衫你们留下来了,这件蓝色羊毛衫也不要退,我想陪着你母亲一起穿新衣服,留住这最后的优美。张岚,给我这个机遇,好吗?”
  
  迎着父亲乞求的眼光,张岚泣如雨下,郑重地址了颔首……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