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半生

  的确是小半生过来了。最快的器械一定是岁月,才青涩茫然,小试新春,转眼秋天,柿红如霞。      不喜欢热闹了,拣一个薄薄的早晨,一个人远行。      不特立独行了,一团喜气地…

  的确是小半生过来了。最快的器械一定是岁月,才青涩茫然,小试新春,转眼秋天,柿红如霞。
  
  不喜欢热闹了,拣一个薄薄的早晨,一个人远行。
  
  不特立独行了,一团喜气地在世。早年见了不喜的人半字不语,现在再不喜欢也会笑语相迎。着实是因为心态平和得似一湖秋水,不与人争得面红耳赤,时过境迁,对错无谜底,东风笑过,三千赤壁都成已往,况且这小小的争执。
  
  与人来往,喜欢清淡似水。把酒当歌的年月真的已往了,还通宵长谈?不不,怕第二天眼睛红肿,照样及早休息。偷得浮生,更愿意一个人吃一碗清汤面,对尽力相邀的酒友牌友说不。
  
  终于学会了拒绝。
  
  拒绝得这样坦荡。
  
  再也不去无限地虚耗岁月,再也不聚众扎堆人云亦云……小半生的岁月,积攒下来可以拣得的好时光真是少之又少,绝大多数无所作为,戴无数面具,四处游荡——那不是我,那也是我。
  
  生涯真无情,把我们雕刻得人鬼不是,有的时刻,“不真”倒成了一种境界。
  
  有人问抗震小英雄林浩,问他和姚明在一起当旗头威风不威风,我只记得这孩子稚子天真地回覆:“没以为威风,就以为姚明比我高许多多少。”
  
  这是真,真得让人喜欢。也只有幼年,未经洗涤才有这样的真。大多时刻,谣言连篇,无尽无休,用一个谣言遮掩另一个谣言——这种时刻,人永远不嫌虚耗精神与时间。
  
  直到有一天说了真话,自己都不好意思。
  
  撒酒疯的时刻歇斯底里地说:“我真是喜欢他呀,真的喜欢呀。”第二天别人问起,一脸的郑重:“我说着玩呢,哪能认真?”
  
  时间在赠人阅历的同时,一定把更无情的沧桑随手相赠。
  
  细数早年,那一日他大雪来访,站在楼下喊你的名字,也真是年轻,居然穿了薄亵服就冲下楼去,不怕冷……那一天受了委屈,号啕大哭,打长途电话,一边说一边哽咽……现在,都不会了。
  
  更喜欢平静了,越平静越好。
  
  更喜欢质朴了,每每雨后,或是阴湿已久的春秋季节,无数“不会吃草的牛”——小蜗牛就会悄悄出现。你小时候有没有试图养一只蜗牛?如果没有,那有没有好奇过蜗牛吃什么呢?放肆吧的小编今天就来解答你蜗牛吃什么的问题! 蜗牛吃什么 ...蜗牛吃什么?蜗牛的习性是什么样的?怎么判断蜗牛死活?越质朴越好。先扔掉高跟鞋,再把胭脂水粉扔掉一半儿,粉面朱颜有什么好!不,不卖力讨好任何人了。
  
  更喜欢清淡了,越清淡越好。现在,更喜欢清水煮莲子体贴人心的清香。
  
  更无所谓了。有人告诉我,谁谁说你什么了。一笑,说去,随便。一脸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的架势。你的不在意,是大伶俐大智慧,一切都市已往,一切终将已往。
  
  更为一些细节的欢喜——早晨的清雾,有薄蝉在窗上,红色同党,让人心动;晚霞落幕,有远山如黛,在秋高的黄昏,如凡·高的油画,繁重而哲学;提一捆俗绿的菜,悠然走着,这一把绿,用清水煮了凉拌,放上金银花黑木耳,可以用上芥末少许;约好了去看《图兰朵》,找那件蓝色华服配这场演出,那蓝像夜空,简直有点不像话……
  
  小半生的时刻,放弃了一些器械,拾起了一些器械。
  
  放弃那些不必要的噜苏和细节,放弃了看起来华美实际上无用的装饰,拾起那最质朴、最简朴的一些生涯方式。
  
  不,不是颓废了,只是不愿意再与自己征战,不愿意和生涯恰似誓不两立,而更愿意顺应岁月的河流,在里面做一个最凡俗的角色,讴歌,行走。
  
  只是放松了。
  
  卸下了身上许多负担,那些名,那些利,那些琐屑较量和放不下,太沉了,背了这么多年。
  
  才知卸下有多轻松。
  
  就这样给自己减了负。股票赔了算什么?可以等。恋爱没了怕什么?这一生很长,恋爱又不分岁数。孩子没上重点学校怕什么?鸡窝照样出凤凰。这次提升又没上去怕什么?做一株小草自然也有小草的快乐……不知道有多好,照样地自劝自娱,才是小半生过来的人应有的心态。
  
  时光滔滔,他溜出众人豁拳喝酒的酒场,在旁边小店要了一碗清汤牛肉面,点一支小烟,一边抽一边吃着,真香啊。
  
  只有小半生过来的人,才知道,这样的偷得浮生,原来才是最美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