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棵树的守望

  他们曾是一对让人羡慕的情侣。      恢复高考没有多久,她和他就相遇了。相互看对方的第一眼,即是电光花火。他看她,如但丁初见贝雅特丽采,只以为满眼全是这个优美的女子,而他是气…

  他们曾是一对让人羡慕的情侣。
  
  恢复高考没有多久,她和他就相遇了。相互看对方的第一眼,即是电光花火。他看她,如但丁初见贝雅特丽采,只以为满眼全是这个优美的女子,而他是气宇轩昂、清风秀骨的男子,她一见倾心,喜欢他品质优良、心里向善。
  
  她会画一手好画,他会写一手好诗,人们说他们“金童玉女”。
  
  相恋4年,在结业的时刻,她把他带回家。母亲问他的门第,他一五一十说来,母亲变了神色,然后拂袖而去,下了逐客令。
  
  “怎么了?”她忐忑地问母亲。
  
  母亲说,“文革”的时刻,搞武斗,是他的父亲把她的父亲搞死的,那时,她刚刚一岁,母亲说:“你能嫁给他吗?你嫁给他,我宁肯撞死。”
  
  他不相信,疯了似的去问父亲,父亲说:“‘文革’那阵儿,太乱了,有些事,说不清……”之后是恒久的缄默,许多若干事情,刹那间就会江河逆转,一对相恋的人。却由于上一辈人的恩怨就要画上句号。
  
  怎肯心甘?她跪在母亲眼前,求她放爱一条生路,母亲说:“除非我死,否则永远不可能。”
  
  母亲为她,守了二十多年的寡,她若何舍得这如血亲情?
  
  她和他,只好绝望地分手,她说:“除了你,我一辈子谁也不嫁。我等你,哪怕从青丝到了白头。”他抱着她:“除了你,我谁也不娶,哪怕等到下世。”他给她念舒婷的诗《致橡树》:
  
  我若是爱你……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
  
 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
  
  他说,我是一棵木棉树,永远和你站在一起,分管寒潮风雷霹雳。
  
  她说,我是另一棵木棉树,永远和你站在一起,根,相握在地下:叶,年复一年,那盆昙花养了整整六年,仍是一点动静也没有。心里早已断了盼它开花的念想,饥一餐饱一顿地,任其自生自灭。 六年后一个夏天的傍晚,我第三次走上阳台时,顺手又去给冬青浇水,然后弯下腰为冬 ...瞬息与永恒的舞蹈相触在云里。
  
  那是他们的恋爱誓言。他们相约,一辈子不分开,永远为对方坚守恋爱。
  
  结业5年后,他们依然我行我素,基本不理怙恃的相逼,有人来提亲,都一一被拒绝。他们心中的情人,只是对方。
  
  28岁那年,他来找她了。
  
  他说,我们私奔吧,或者,一起殉情吧!他家里出了事,母亲去世了,他是家中独子,为了让他娶亲,父亲甚至长跪不起!
  
  她缄默了。这份恋爱,价值太大了,她不能由于自己的恋爱伤了他父亲的心,这样的顽强虽然忠贞,但何等自私!
  
  “不,”她说,“我不能和你私奔,你没谁人自由!我也反面你殉情,由于,你必须照顾你行将就木的老父亲。去找个好女人娶亲吧,我不怪你,由于,你的幸福。就是我的幸福。”
  
  那是怎样的爱啊,她宁肯寥寂伶仃一生。也要自己爱的人幸福。
  
  他抱住她,放声痛哭,似杜鹃啼血呜咽。
  
  他劝她:“你也娶亲吧,别等我了。来生,我一定娶你。”
  
  她摇头:“今生,再难与他人重逢相知,我就当那棵守望的木棉,站在风中,等你!”
  
  最后一面,他给她一枚双玉蝉,珍贵的祖母绿,是他祖传的瑰宝。两只蝉,并肩而立。他说:“虽然不是价值千金,但等你老了,不能动了。就把它卖掉,它可以养着你!看到它,就即是看到我了。”
  
  她扑入他怀中恸哭,这个男子,连她的暮年都想到了,怕她一小我私家过不下去,把传世至宝给了她,这一生,爱一场,值了!
  
  她给他的礼物,是一幅画。
  
  那是她画得最好的一幅画——两棵木棉树,开满了花,一朵又一朵。她说,那是我的希望,希望来生,我是其中一朵,而你把我摘下。
  
  他们相约永不再见,永不再联系。是由于,善良的她,想让他把一颗心扑到家里。
  
  之后20年,他们一个在南,一个在北,今后,真正的天南地北。这20年,她做生意,成了北方著名的画商,她照样一小我私家,虽然有许多追求者,可她总是微笑着摇头。
  
  她有许多钱,大多时刻,把自己关在家里,许多人都以为她很神秘。
  
  此时,她的母亲早已过世,过世前拉着她的手说:“孩子,妈对不起你,耽误了你的一生,你去找他吧。”这话,晚了十几年,他已经有妻有子,她还能去找他吗?
  
  她已经是快五十岁的人了,头发里有了银丝,额头上有了皱纹,可是,她的心,照样二十多岁的样子,由于,她的心里,另有他,全是他。
  
  接到电话时,她正在去俄罗斯谈生意的火车上,是一个生疏女人的电话。
  
  “我是他的妻子,”女人说,“他快不行了,一直呼唤你的名字,我知道你,他常常在梦中喊你的名字。”
  
  刹那间,她险些溃逃,满身哆嗦着下车,然后赶往机场,她必须去见他,不管别人说什么,她一定要去看他,这个春闺梦里相思又相思的人,你要等等我!
  
  看到对方的刹那,他们都呆了。少年子弟江湖老,红粉佳人两鬓斑啊!
  
  她扑已往,看到在医院白被子里的他,骨瘦如柴,面目一新——他得了肝癌,晚期,若是不是守候她来,早就魂去异乡了。
  
  “你怎么可以这样?谁让你酿成这样的?!”她问他,满是委屈,“你说过要活到80岁,你说过你必须是我近旁的那棵树!”
  
  他已经说不出话了,只微微伸出手去,想摸下她的脸,她把脸埋在他手心里,那手心里,是一滴一滴的泪。
  
  他的妻子、女儿站在旁边,泪如雨下。几个小时之后,他离世。
  
  她部署他的葬礼,他的衣,是她给他亲自穿上的。为他穿那件贴身衬衣时,她呆住。他的胸口上有刺青,是一朵莲花,秀气无比。别人只当他信佛,只有她泪如雨下,她的名字,原本是青莲。青莲,那是一朵刺青的莲花啊。
  
  而她的刺青在心里,他的名字、他的容貌,全在她心里,是一生无法去掉的刺青。
  
  葬礼之后,去他的家,才知道他过得这样清贫。他做了一辈子中学教师,贫无立锥,妻子下了岗,女儿上大学都没钱。他若是有钱,也不至于把病拖到这时刻。
  
  他明显知道她有钱的,她的新闻在网上有若干啊。可是他居然没有张过口,这才是他啊,一棵质朴的树,可以远远地望着她,可是,决不纠缠。
  
  她做了让所有人想不到的事情,给他妻子买了一栋当地最好的别墅,送他女儿出国留学,然后留下一大笔钱,悄然离去。
  
  她明了,若是爱这小我私家,会爱他的所有——他的妻、他的子,她都市爱。原来,爱到最后,全是心疼,全是同情,全是那一丝丝一缕缕的剪不断理还乱的真情了!他曾经给过她一棵恋爱树,而她却还给他一片爱的森林!
  
  他走了,这天下显得何等空旷而无聊,他走了,她的心也空了。
  
  两棵树,基本就是连在一起,盘根错结若干年!但现在,他去了另一个天下。
  
  今后,她再也没有锦衣玉貌地泛起过,半年之后,她的葬礼在谁人都会中举行。亲戚说,死时,她手里握着一枚玉,那枚玉,叫双玉蝉。
  
  她和他,死在一年,相隔不到6个月。他的妻子把她葬在他的身边。“让他们永远在一起吧,”他的妻子说,“坟前种上相思树,坟后种上同心花,让他们在天堂里相爱吧。”
  
  而那两棵相思树,是两棵木棉树——根,相握在地下;叶,相触在云里。
  
  编辑手记
  
  影戏《成为简·奥斯汀》,最令我感动的画面,和本文一样,是简的爱人汤姆,邀她一起私奔,但简却发现爱人还背负着供养家庭的重担,于是,善良的她放弃了长相厮守,让爱人去做他最应该做的事情,自己选择了伶仃终老。当两人双鬓染霜时偶遇,爱人忙乱之下叫出了女儿的名字——她竟然也叫简。恋爱并没有随着时光和距离老去,反而加倍神圣。这样的恋爱,已经远离了自私和狭隘,包含了大爱和宽容,让人叹息,让人佩服。
  
  然则,在现在这个“恋爱至上”的年月,许多人以为,恋爱胜过一切,因此做出的选择伤害了亲人、同伙。实在,爱人之外另有许多人值得珍惜,“唯爱论”并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。我最浏览的恋爱观,就是如本文的两位主人公,就像两棵树一样,各自自力又相互扶持,各自发展又根叶相连,这样的恋爱,不仅让爱人双方枝繁叶茂,也给他们身边的绿树小草带来福荫。
  
  ——小渔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