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是猎物

  不情之请      这天午夜,当红男星早濑登志夫拍完最后一场戏,急忙来到地下车库,准备收工回家。      “对不起……”背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。早濑回过头去,只见女人三十岁左…

  不情之请
  
  这天午夜,当红男星早濑登志夫拍完最后一场戏,急忙来到地下车库,准备收工回家。
  
  “对不起……”背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。早濑回过头去,只见女人三十岁左右,瓜子脸,面容白皙却略带忧愁。
  
  见他停下,女人接着说:“我想和您谈谈,行吗?”
  
  早濑问:“你找我有事吗?”
  
  女人欲言又止,犹豫片晌后,下了刻意似的说:“有一件事,我想请您协助。我知道您又累又忙,着实很过意不去,可是,我照样……”
  
  作为大明星,为了制止不必要的贫苦,遇到这种请求,拒绝是常有的事,但奇怪的是,早濑对这个女人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亲近感。他脱口而出:“可以,我们找个地方喝品茗吧!”
  
  来到一家灯光幽暗的餐厅,女人娓娓道来,她叫园田美也子,是从岐阜来的,夫家在当地是名门望族,她是作为续弦嫁过去的。她来的目的是为她的继女百合约见早濑一面。
  
  美也子一脸忧愁地说:“百合今年十八岁,对您仰慕极了,房间里贴满了您的海报。十天前,她辛辛苦苦来到东京,想见您一面,却被频频挡驾。她猜可能是由于自己年数小,要是有大人陪着可能会顺遂许多。以是她打电话回家,要求我到东京来帮她约您,否则就再也不回家了。我先生原本身体就弱,百合一闹,他更是卧床不起。以是,请您帮协助,好吗?”说着,美也子递过来一张百合的照片,照片上的女孩看起来相当可爱,充满稚气。
  
  早濑听懂了,百合明了就是在为难继母。一样平常影迷哪有那么容易见到明星?眼前这个漂亮女人,也不知在车库里熬了多久,打点了若干关系,才盼来和自己的“偶遇”。想到这,他突然有了一种怦然心动的感受。
  
  “你说的话我都明了了,”早濑抚慰美也子,“你家发生这样的事情,也可以说是因我而起,我会全力帮你的。”
  
  意外爽约
  
  遵照百合的要求,他们约在某日晚间11点碰头。到了这一天,早濑早早载着美也子来到约定地址,目的不外是想和她单独多呆一会儿。
  
  美也子身穿一套细腻的西装套裙,美得令早濑迷醉,他佯装平静地问道:“百合小姐对东京是不是很熟呢?”
  
  美也子说:“她虽然到东京来过几回,但每次都是跟团来的,以是应该不熟。”她的口音含有一种纯朴的乡音,早濑以为格外舒适。
  
  “你本人怎么样呢?”
  
  美也子微笑了一下:“我也是五十步笑百步吧。”
  
  早濑凝视着美也子的侧脸,试探着问:“那……等百合小姐这次的事情处置好,你改天一个人再到东京来,我陪你,好不好?”
  
  美也子侧过头来,眼睛瞪圆,露出惊讶而气忿的脸色。片晌的缄默后,美也子说:“今天让您花这么多时间来帮我们的忙,着实谢谢。”
  
  早濑尴尬地将视线移开了,他向来自诩调情圣手,这种残酷的拒绝照样第一次碰着。和百合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,早濑愈发焦躁,他改变主意,刻意要接纳攻势了。
  
  “美也子小姐,”早濑一本正经地说,“由于工作上的关系,所谓的玉人我见得多了,可在你身上,我发现了一种怪异的魅力……”
  
  早濑情不自禁地在美也子的耳畔倾吐着肉麻的情话。美也子虽然身体僵硬地朝着前方,但看得出来,她心里已泛起阵阵波涛。早濑乘隙轻轻地摸了一下美也子的手,美也子马上条件反射似的抽回手,漠然地说道:“百合快来了。”
  
  早濑很泄气,心想:看来还得花一段时间才气有希望。
  
  这天晚上,百合终究没有泛起,可早濑似乎并不气忿,他甚至暗自庆幸,这样他就有了再度和美也子碰头的机遇。
  
  第二天,早濑接到美也子的电话,说百合昨天未能赴约是由于暂且腹痛,请求他于今晚统一时间再度到统一地址去。
  
  早濑听后,心里一阵欣喜,他不愿意再错过占有美也子的机遇。
  
  出乎意料的是,百合又一次爽约了。
  
  窥探真相
  
  越日一早,早濑在旅店房间醒来,他望了一眼身边的美也子,心满意足地址燃一支烟。他甚至有些谢谢谁人叫百合的小女孩,红绳是什么意思 汉族传说中的月老都是用一根红线牵男女姻缘的,所以不言而喻女子单独带红绳是为了祈求姻缘的到来。过去待嫁大龄女子为了祈求美好姻缘,会去月老寺庙求来带在手上;手系红线另外也可以表明自己正 ...红绳是什么意思若是不是她两次爽约,美也子这个良家妇女也不会容易陷入自己的温柔陷阱。不外百合既然是自己的疯狂粉丝,爽约两次似乎有些不太合理。
  
  早濑的大脑突然闪过一道光,岂非,耍我的不是百合,而是美也子?她在行使百合来靠近我?若是百合基本就不存在,那美也子的身份不也同样令人嫌疑吗?
  
  早濑愕然欠身而起,像他这样的电影明星,花边绯闻可以有,遭人陷害就贫苦了!他悄悄搜了美也子的手提包,似乎没有任何线索可以证实她的身份,早濑为此加倍不安。突然,他瞅见一只用红色布块缝成的护身符,这个器械似乎戴了良久,显得相当旧。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早濑把它打开来,里头是一块神符和一张照片。照片上,峡谷岩壁前,两个人依偎而立,一个是留着辫子、笑容腼腆的女人,另一个,竟然是年轻时的自己!
  
  早濑将这张照片翻过来看,上面的字虽然墨迹渐褪,却也能分辨出来:“来东京时望能一见,由衷希望再见。早濑登志夫”这个字迹的确是他自己的。一时间时光倒流,早濑慢慢地想起一些往事来。
  
  那是许多年前,早濑随剧组拍戏,入住一家山间小旅馆。照片上的女人是旅馆主人的女儿,昔时只有十四岁。早濑很快跟她打得火热,还留下了这张合影。哦!对!美也子!她的名字不是也叫美也子吗?
  
  早濑手里的照片滑落下来,他望着熟睡中的美也子,天哪,十几年不见,昔时的少女竟出落得云云美艳,更难能可贵的是,美也子始终珍藏着和早濑之间的回忆。
  
  早濑被深深感动了。看情形,百合失踪事宜似乎不是虚构的故事,由于持有这张照片的美也子完全可以名正言顺地见自己,并不需要煞费心机地放置这等圈套。
  
  “那……百合为什么接连两次爽约了呢?”嘀咕这句话时,早濑的脑海突然掠过一个惊险的阴谋—或许百合已经被美也子害死了,对外却说是因离家出走而行踪不明。遵照执法,失踪人口满七年,户籍上将以殒命处置。这样的话,一旦丈夫去世,所有的财富将由美也子独占,而以现在的状态来看,独女失踪也会使美也子丈夫的病情加倍恶化……
  
  早濑后背阵阵发凉,但反过来一想,倒也有些抚慰:再红的明星终会失势,这个优美、痴情,又富有的女人,没准会是自己以后的归宿……
  
  最终猎物
  
  美也子醒来后,早濑送她脱离。早濑的车停在一个阴晦角落里。进入车内,早濑没有马上发动车子,他想和美也子再温存一会儿。
  
  得知早濑看到了照片,美也子向他吐露了真相:“那一年,你走了以后,人们常拿咱们的事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。厥后我所有的亲事都谈不成,怙恃伤透了脑子。彷徨之余,我来东京找过你,但那次在后台,你基本就没认出我。痛苦之下,我只有嫁给年数很大的园田君做续弦夫人了。”
  
  美也子的语调越是清淡,早濑心里就越以为歉疚,只得牢牢拥住美也子,喃喃道:“对不起,这些年真是委屈你了。”
  
  正在这时,他突然以为车窗外有一双眼睛正牢牢盯着自己,似乎那里见过。纰谬,是她—百合!早濑马上以为满身的血液都凝固了,他一把推开美也子。美也子也侧过脸去,刹那间,她喉咙里发出“啊”的一声,身体最先猛烈发抖。
  
  车窗外,百合的脸突然消逝了。几秒钟后,驾驶座旁边的门被拉开,手拿相机的百合探进头来,这张面貌比照片上看起来成熟许多,她说:“早濑先生,再次失约异常对不起。不外,您的美意我心领了。”
  
  接着,百合对缩在早濑背后的美也子冷冷地说:“屈驾你老远到东京来为我约见早濑先生。可是,现在既然让我看到这样的排场,我就不能认可你再为园田家的一员了,过几天你会收到父亲寄来的仳离协议,固然也会剥夺你的财富继承权。这一点,你应该没有异议吧?多说一句,看来你嫁到我们家之前的那些传言都是真的。”
  
  早濑以为自己好像做了一场噩梦,百合的泛起把他之前的推理所有推翻了。
  
  “听说女人永远都忘不了自己的初恋,是不是这样呢?”百合扬了扬手中的相机,笑着对早濑说,“不枉我买了这么多明星海报,多谢协助。”说完,百合掉头就走,只剩下早濑和美也子目瞪口呆地留在原地……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