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单女孩身家过亿是真吗?西单女孩现状若何?

你还记得谁人在北京西单过道唱着《天使的同党》的女孩子吗,自从西单女孩登上春晚舞台之后就没有其他大的活动了。有人说西单女孩现在自己创业已经身家过亿了。西单女孩身家过亿是真吗?春晚之后…

你还记得谁人在北京西单过道唱着《天使的同党》的女孩子吗,自从西单女孩登上春晚舞台之后就没有其他大的活动了。有人说西单女孩现在自己创业已经身家过亿了。西单女孩身家过亿是真吗?春晚之后,西单女孩现状若何?我爱分享吧的小编为你解答西单女孩身家过亿是真吗?

西单女孩身家过亿是真吗?

在网上搜索“西单女孩”,最先出来的关键词就是“身家过亿”。新闻说,西单女孩任月丽已经实现华美转身,自创牙膏品牌,成了“任总”,身家过亿。西单女孩身家过亿是真吗?新闻传到北京西南80多公里外的任月丽老家河北涿州松林店镇松林店村,有村民跑去跟她的父亲任永生说,“你家丫头有钱了,能不能给我借点儿?”任月丽有点啼笑皆非:“身家上亿?太夸张了。”

但任月丽并没有去辟谣,那条新闻动员牙膏脱销了好几次。任月丽认可,她和别人合资成立了一个牙膏公司,她是公司四个首创合资人之一,她是投钱最少的,知名度高,能做宣传,“自带股份”。她对外的职位是信用CEO,说简单点,就是品牌形象代言人。牙膏的配方打样、质料采购等产物营业,她通通不用管。平时不用坐班,每两个月回公司开一次会就好。宣传自家牙膏的方式,主要是商演。在演出现场。刚唱完一首歌,观众还在拍手,她也不着急下台,问观众,知不知道我创立了一个牙膏品牌啊?叫什么名字啊?有哪些类型啊?观众有时候能答上来,有时候答不上来。答上来的,送几管牙膏作奖品。答不上来,下回人人也知道了。

西单女孩现状若何?

这几年,来找她的不是三四线都会举行的明星拼盘演唱会,就是更小型的婚礼现场助兴,她都接。3月下旬,她先赶去山东济宁加入了一场某品牌的音乐会,又马不停蹄到唐山去加入和本土艺人拼盘举行的春季音乐会。她统计,大大小小的演出,3月份有7场。任月丽有自己的文化传媒公司,丈夫李刚是法定代表人,也是她现在的经纪人。李刚比任月丽大14岁,也做过通道歌手,两人2014年娶亲。

任月丽说,牙膏公司还在发展期,没多少分红,商演收入几乎是一家人的经济来源。没演出时,她就宅在西南五环卢沟桥四周60多平米的两室一厅里。2011年上完春晚后,她就搬到了这里,这么多年一直没挪地方。有时候半个月都不下楼,只做三件事——看剧、吃东西、喂乌龟。前几天看别人同伙圈里总发“你有丁义珍的未接来电”,任月丽给同伙留言,丁义珍是谁?同伙回,人民的名义里的角色。人民的名义又是啥?追问半天,原来是一部正在热播的电视剧。“人人都看,我不能落伍。”这几天看了两集,以为还不错。以前,她最爱看《甄嬛传》。

Fate系列的动漫非常的火热,特别是里面的动漫角色,大多数人追这一系列的动漫都是为了这里面的动漫人物,其中有个叫做言峰绮礼的,人们都称他为麻婆。放肆吧小编将为你解答麻婆是什么意思?言峰绮礼为什么叫麻婆? 麻 ...麻婆是什么意思?Fate言峰绮礼为什么叫麻婆?

有一年炎天,她跟同伙去外面吃了一锅麻辣小龙虾,回家老想着那味儿,自己也买来小龙虾,青蒜和香葱切段,撒一把花椒,倒进油锅里。十来分钟后,麻辣小龙虾出炉,和外面的味道一模一样,她以为今后解锁了一项新技能,以后吃到什么好吃的,回来都能照样做一份。但结果是,她越来越胖,从100斤到140斤,也想过减肥,但就是管不住嘴。有时候,李刚会跟她嚷嚷:“作为民众人物,你能不能减减肥,练会童谣?”劈面准许得好好的,转头又点开一集电视剧,“我都服了我自己,生涯清闲、吃喝无忧以后,怎么就没有上进心了?”

学着像个明星

任月丽红了。电视台、选秀节目、经纪公司络绎不绝。她从西南五环外南宫村的平房里搬出来,住进了西南五环卢沟桥四周的高层小区。月租金也从350元涨到了近3000元,她再也不用去和别人抢胡同里的公共茅厕。第一次去任月丽家,屋子里没什么家具,空荡荡的,但很清洁,一看就是楼房的样子。一想到昔时人人一起住、现在她还在住的屋子,老鼠、蟑螂乱窜,她眼泪簌簌地落,百感交集。以前她们在一起用饭,就在10平米左右的小出租屋里,来来回回就俩菜,不是清炒土豆丝,就是清炒白菜,不见一点荤。终于能坐在两室一厅的单元房里,眼前是正儿八经的餐桌,上面摆着三道菜——红烧肉、木耳炒鸡蛋、鲫鱼豆腐汤。

在十里八乡穷着名的任家,也终于能在松林店村扬眉吐气一回。乡亲们稍微说几句“你丫头前程了”之类的捧场话,任永生笑得合不拢嘴。任月丽总算能去汉光百货逛逛了。汉光百货就在西单地下通道边上,那四年,任月丽经由无数回,都没好意思进去看看,旁边中国银行大楼里有茅厕,她每回都得绕到更远的地铁站去上,她以为自己自尊心挺强的,“进去以为格格不入”。任月丽还在涿州市区买了一套屋子,200多平米,有5间卧室。任月丽想着,以后要生两个孩子,两家老人都能接过来,也住得下。

出了名,她也学着和其他明星一样化妆、穿高跟鞋。她以为,若是不这样,别人会以为她不像个明星,压低出场费。现在每次出门,她都得先洗头、再打底、画眉毛、描眼线、涂唇膏。去外地演出竣事后,主办方往往备了饭局、二十来小我私家,坐一起用饭。桌子上的人都不怎么熟悉,捧场的话还得说着。她憎恶这种觥筹交错的感受,以为自己“像傻子一样”。有时候,油头粉面的中年男人还想搂脖子抱腰、要求摄影。厥后碰着这种场所,她不想去了。别人提醒她,说这种人际交往是需要的,以后能带来演出机遇。

只得硬着头皮上,一来二往,她学会了游戏人间,遇到酒局,启齿也能说“一大串一大串了”。她眷念昔时的单纯和真诚。“那时候,别人拐弯骂我一句,我都不知道在骂我。”有时候,她也会想 “这种生涯是不是我想要的。”现在经济条件比以前好了一万倍,但还能找回早年谁人吃碗热腾腾的面就能幸福好几天的自己吗?“火了就火了,唱歌挣钱就完事儿了。”至于音乐这条路要怎么走下去,倒没认真思考过。任月丽注释,她上春晚时太年轻,只有23岁,又没有上过大学,明白太少,目光如豆,没有规划过未来的路。

相关推荐